欢迎来到精锐律师网     全国分站 全国法律咨询热线:0335-3635181 手机精律网
手机精律网
1.直接输入网址m.jrlsw.com直接访问
2.扫描左侧二维码访问
微信扫一扫
关注【精锐律师网】官方微信,随时随地获取法律帮助与生活热点法律常识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法律常识首页 > 法律新闻

"东方之星"翻沉事件追踪:暴风雨中的生死大营救

来源: 精锐律师网 | 时间:2015-06-03 10:56:43 | 浏览:

暴风雨中的生死大营救——“东方之星”号长江游轮翻沉事件追踪

6月1日21时30分许,重庆东方轮船公司所属旅游客船“东方之星”轮在由南京驶往重庆途中突然发生翻沉。据最新统计,事发客船共有456人,其中旅客405人。截至2日下午,有14人获救。

400多个生命牵动着党中央、国务院,牵动着全国亿万人的心。事件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立即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国务院即派工作组赶赴现场指导搜救工作,湖北省、重庆市及有关方面组织足够力量全力开展搜救,并妥善做好相关善后工作。同时,要深刻吸取教训,强化维护公共安全的措施,确保人民生命安全。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代表习近平,率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国务委员杨晶以及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即赴现场指挥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

数千名解放军、武警、公安、医护人员奔赴现场展开生死营救。

“人命大于天”。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放弃

这起事件,事发极其突然,气候和水文条件复杂,给救援工作带来了异常严峻的挑战。

2日一早,李克强急飞事件现场。一上飞机,李克强就召开紧急会议,听取交通运输部、卫生计生委、水利部、气象局、安监总局等部门和解放军、武警部队负责人汇报,详细了解情况,部署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他强调,人命大于天。要以对人民生命安全高度负责的态度,争分夺秒,调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不惜一切代价做好人员搜救和相关处置工作。

交通运输部启动一级应急响应,协调多艘船舶在现场搜寻;湖北、湖南省主要负责同志紧急抵达现场组织开展救援。来自武警、海事、长航、消防等部门的海巡艇、航标艇、冲锋舟及渔船在事发江段开展搜寻营救。此外,根据国务院国资委提供的信息,中航工业、中国石化、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中央企业迅速投入救援,全力提供通信、燃油、饮水、直升机等保障。

记者在离翻沉地点不到十几米的一艘搜救海巡艇上看到,事故船船身完全翻沉水中,船底朝天。工作人员用割刀将船底割开,寻找生还者,以便让空气进入。事件船旁停靠着一艘装载大型搜救塔的船舶,待施救生还者后,伺机起吊事件船舶。离事故船不远的岸边还停靠着另一艘大型救援船及5艘海巡艇,随时待命。现场数十名潜水员下水施救。

湖北省军区司令员陈守民2日下午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现场成功救出的65岁老太太,系水下学习穿戴潜水衣后获救。

陈守民介绍,在救援过程中,潜水员下潜的同时还携带了一套潜水装备,在水下发现被困但难以施救的老人后,向老人演示了潜水衣的穿戴方法。后来,老人穿着潜水衣顺利从被困区域绕出。12时52分左右,老人成功浮到水上。整个施救过程历时约20分钟。陈守民说,目前老人的生命体征稳定。救出这位老人,坚定了救援的信心,找到了在困难情况下救援的有效办法。目前,搜救人员正争分夺秒,力争救出更多生还者。现场的生命探测仪,一刻也没停止搜寻。

与此同时,医疗救援也在紧张进行中。据监利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邓志波介绍,目前搜救到的生还人员中有5人在监利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均生命体征稳定。

记者从在现场的多名水文气象专家处了解到,长江沉船事件现场水雾较重,两岸土质疏松,上游来水较大,最近两天内天气不好,对现场救援带来不利影响。

正在现场的湖南省华容县防汛抗旱办公室主任张志宏告诉记者,从6月1日20时至2日8时,紧邻事发现场的华容县降下来百年一遇的大暴雨,位于沉船点上游的江洲站12小时降雨量高达255.5毫米,暴雨级别百年一遇。

张志宏等告诉记者,江面上有一层薄雾,不利于救援,救援船只都只能小心翼翼地行驶。加上下过暴雨后两岸土质疏松,容易坍塌,救援人员一不小心就可能滑进江水里,造成伤害。

记者从交通运输部获悉,下一步继续安排潜水员对可能存在被困人员的舱室加紧搜寻,同时扩大水面搜寻范围,加强对事发点沿江两岸的搜寻力度。

轮船短时间内倾覆,很多人来不及逃生

记者从长江航运管理部门获悉,“东方之星”船长和轮机长已被长航公安部门控制。根据对已被救起的船长和轮机长单独询问,均反映船舶在航行途中突遇龙卷风瞬间翻沉。

记者2日在上海协和国际旅行社南京分公司获取一份由“东方之星”游船乘客的家属提供的旅行社宣传单。这份“畅游长江八省 饱览三峡全景”的行程单上显示,该游船从南京出发,5月28日开船,行程一共11天,白天停靠游玩,晚上开船赶路。

有游船乘客家属告诉记者,每年这个季节,家里和周围老人都会集体乘船出游。因为是老人结伴去玩,儿女们没有太担心。

5月28日13时30分,小王收到了父亲老王发来的“报平安”短信:“我已经上船了,船也开始开了,一切都很好,请放心。”这是老王近年来为数不多的出游,小王有点担心,回复“好的,当心你的手”。

5月29日9时15分,老王因为前一天晚上没打通女儿的电话,赶忙在早上发了短信“小美女醒了吗?昨天晚饭时间不在家吗?我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是否到外面吃饭了。我这里很好就是吃的减肥菜,其他都很好。”

在接下来的几天旅行途中,小王一直与父亲老王通过短信和电话保持联系。直到6月2日上午8时,小王看到新闻心里一沉。当她再次试图和父亲联系,电话已无法接通。

和其他旅客家属一样,小王来到组织本次旅行的上海协和旅行社,焦急地等待亲人的消息。“爸爸,等你回来,我要多烧点好吃的……”小王泣不成声。

一位幸存者——旅行社导游张辉向记者回忆了他的逃生过程。

张辉在茫茫长江中漂流了大约10个小时。一个接着一个打过来的浪头几乎使他不能呼吸。这位43岁的旅行社导游从天黑一直游到黎明,成为“东方之星”游轮上的幸存者之一。

据张辉回忆,6月1日晚上9时过后,有些老人已经休息了,他正和同事忙着第二天的游览安排。外面风雨大作电闪雷鸣。“雨大都打在船的右侧,很多房间都进水了。”张辉说。

这时大约21时20分左右。不少房间进水的游客忙着把打湿的被子和电视机搬到大厅,而张辉也从位于二楼右侧的办公室走回左侧的卧室。此时,他发现船倾斜了。“倾斜度很大,有45度。一些小的瓶子已经开始滚落。我捡起来,它们又滚落了。”张辉觉得不对劲了,跟同事说:“好像碰上大麻烦了。”

话音刚落,突然船翻了。“时间非常快!”张辉和同事一人抓起一件救生衣,抓到时窗户就到了他头顶的位置。两个人抓住一切可以抓的东西向上爬,等到爬出窗户,水已经漫到了脖子。

张辉不会游泳,也来不及穿上救生衣,只好抓着救生衣一路漂下去。他经历了四次大的风浪。“一浪接一浪地把我淹没,我就闭住呼吸,但还是喝了很多水。”

天快亮的时候,他看到了岸,抓了水里漂着的树枝和芦苇,拼命向岸边划。第一脚踏上一块石头时,张辉怀疑是幻觉。回忆中,张辉说的最多的就是“遗憾”。“每个屋子里醒目的位置都有救生衣,游轮也是敞开式的,很容易逃生。如果不是这么快,应该会有更多人获救。”他号啕大哭。

长江海事局下属的岳阳海事局政委汪阳生告诉记者,做了十多年的救援工作,这样的情况很少遇到。“一条船突然很短时间内失联,连求救信号都来不及发出,实在太快了。”他说。

几个问题的相关回应

翻沉事件令人揪心,公众希望了解几个相关重要问题。

——天气到底如何?

失事地点位于长江中游航道301公里处,事发江段当时正下暴雨。从获救人员口中获悉,船突遇龙卷风后瞬间倾覆。

据了解,龙卷风是一种强烈的、小范围的空气涡旋,往往是在极不稳定的天气状况下由空气强烈对流运动而产生的,其风力可达12级以上。

2日上午,中国气象局派出专家组到长江客轮翻沉江段现场查看。综合气象监测、气象雷达监测资料和现场查看分析,专家认为,事发时段当地出现龙卷风,风力12级以上,龙卷主体位于江面,水平尺度不足1公里,龙卷持续时间约15至20分钟,属局地性、小尺度、突发性强对流灾害天气。

——“东方之星”是一艘怎样的船?

记者从重庆市相关部门了解到,失事的“东方之星”客轮是长江普通旅游客船,隶属于重庆万州东方轮船公司,1994年建造,1997年进行了改建,属于使用15年以上的船,但未到达30年的客船强制报废年限。

初步核实,船上有456人,没有超载。据现场救援人员讲,船舶应该配备了足够的救生衣,有些获救人员出水时是穿着救生衣的。

“东方之星”船长76.5米,型宽11米,型深3.1米,核定乘客定额为534人,吃水深度2.5米左右,该船共有534个舱位。

行业权威人士表示,从“东方之星”船型设计来看,该船型对风非常敏感,很容易受到风向的影响。据知情人士介绍,该游船并非豪华游轮,在业内被称为经济型游船。豪华游轮的每个房间住两个人,而“东方之星”分为一、二、三等舱分别住2人、4人和6人。普通游轮与豪华游轮相比,在硬件设施、安全性、舒适性等方面均有较大差距,豪华游轮的抗风性能也更强。记者在各旅游网站检索发现,对“东方之星”的介绍为普通游船。

——沉船是否发出求救警报?

现场海事部门有关专家介绍,“东方之星”翻沉时未发求救警报。

据悉,1日晚22时10分,有海事机构接到“铜工化666”船员来电,该船在长江天字一号北岸因暴雨抛锚,看见两个人离该船20米处往下漂,一个穿救生衣,一个抱救生圈。因风雨太大无法施救,遂报警。接报后湖南方面出动“海巡12215”冒风雨于23时51分救起两人,两人告知“东方之星”翻沉。

据交通运输部海上搜救中心相关人士介绍,按规定,船上应该搭载紧急无线电示位标,在船下沉后,自动弹出浮到水面,向地面站发出求救信号。但该设备本身不成熟,误报率比较高,这一次可能没有准确发出求救信号。如果船只瞬间翻沉,那么船务人员有可能来不及发出求救信号。

截至本社记者发稿,搜救工作仍在紧张进行……(记者徐海波、李鹏翔、梁建强、王贤、皮曙初、李建平、赵宇飞、韩振、明星、帅才、陈文广、周楠、史卫燕、齐中熙、林晖、白旭、牟旭、王骏勇、潘晔、杨绍功、黄安琪、张梦洁、贾远琨)


找精英律师访问精锐律师网  http://www.jrlsw.com 

推荐律师